北木药

一个瞎写字的

杀破狼句子整理

花城环游世界:

  
  
  
  *不定期更新,谢谢大家补充。
  *最近更新至10月31日。
  
  
  
  “恨我的人多了。 ”
  ——第2章 义父
  
  
  安定侯十五领兵,一战成名,十七挂帅,奉命西征,途径西凉城外,见古人遗迹,有感于前朝风物依旧、而江山已百年,提笔手书《长亭赋》。
  ——第3章 名将
  
  
  秀娘木然地对镜而坐,脸色越来越白,良久,她忽然叹道:“孩子,我对不起你。”
  ——第6章 诅咒
  
  
  “你一生到头,心里都只有憎恶、怀疑,必得暴虐嗜杀,所经之处无不腥风血雨,注定拉着他们所有人一起不得好死。”
  ——第6章 诅咒
  
  
  “臣顾昀,救驾来迟了。”
  ——第10章 顾昀
  
  
  顾昀才睁开眼,沉默地看着长庚。
  他忽然开口道:“就算到了京城,也有义父护着你,不用害怕。”
  长恨狠狠地一震,在灯光晦暗处几乎是打了个哆嗦。
  顾昀冲他伸出一只手:“义父错了,好不好?”
  ——第15章 夜谈
  
  
  很多东西都会变的,没有人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的归宿在什么地方,有的时候不要想太多。
  ——第15章 夜谈
  
  
  顾昀大笑道:“本侯乃是堂堂玄铁三部一枝花,美名都远渡重洋去了。”
  ——第23章 猛虎
  
  
  他们以父子相称,可原来缘分就像一寸长的破灯捻,才点火就烧到了头,只有他还沉浸在地久天长的梦里。
  ——第25章 将离
  
  
  未知苦处,不信神佛。
  ——第25章 将离
  
  
  长庚有气无力地想:“我恨死顾昀了。”
  ——第26章 求佛
  
  
  心有一隅,房子大的烦恼就只能挤在一隅中,心有四方天地,山大的烦恼也不过是沧海一粟。
  ——第26章 求佛
  
  
  要不然你自己站起来,要不然你找根房梁吊死,顾家宁可绝后,也不留废物。
  ——第31章 蒿里
  
  
  顾昀漠然抽剑,长刃如雪,对长庚道:“记着,临到阵前,谁不想死谁先死…”
  ——第40章 打猴
  
  
  顾昀从头到尾都没有想过要抓着兵权不放逞什么威风。
  他毕生所求,不过家国安定而已。
  若可战,便披甲上马,若需守,他也愿意做一个丝路上清贫的商道守卫。
  ——第42章 始乱
  
  
  顾昀低低地笑起来,颠三倒四地哼唧道:“何人知我霜雪催,何人与我共一醉…”
  ——第46章 酒醉
  
  
  长庚彬彬有礼地回道:“我和师父走遍山川,一口世道艰险不过方才浅尝辄止,岂敢就此退避?此身生于世间,虽然天生资质有限,未必能像先贤那样立下千秋不世之功,好歹也不能愧对天地和自己…”
  …还有你顾昀。
  ——第48章 惊觉
  
  
  长庚那目光专注极了,微微映着一点浅浅的雪光,好像要将他整个人装在眼里。
  ——第48章 惊觉
  
  
  世上大概是没有藏得天衣无缝的心事的,只是少了一点细致入微的体察。
  ——第48章 惊觉
  
  
  在乌尔骨的尽头,有一个顾昀。
  …犹在千山万水之外。
  ——第51章 风月
  
  
  经年痴心妄想,一朝走火入魔。
  ——第51章 风月
  
  
  “殿下,你是天潢贵胄,金枝玉叶,日后或能贵不可言,他人皆待你如珠似玉,臣也希望殿下无论何时何地都能珍重自己,不要妄自菲薄,也不要自轻自贱。”
  “嗯,侯爷放心。”
  ——第51章 风月
  
  
  可惜顾昀那地痞流氓的皮肉下、杀伐决断的铁血中,泡的是一把潇潇而立的君子骨。
  ——第53章 缓和
  
  
  那么多日日夜夜过去了,那么多只有反复念着顾昀的名字才能挨过的噩梦与泥沼,他一直饮鸩止渴——
  早就晚了。
  ——第54章 惊变
  
  
  将军有心,可惜是铁铸的。
  ——第55章 大火
  
  
  “若我早生十年,天下绝不会是这个天下。”长庚忽然道。
  顾昀他也绝不会放手。
  ——第57章 国难
  
  
  “大帅,”顾昀迷迷糊糊地想道,“我大概…真的会死于这山河。”
  恍如隙中驹,石中火,梦中身。
  ——第59章 迎战
  
  
  你若输,我陪你一起背千古骂名。你若死,我便给你陪葬。
  ——第59章 迎战
  
  
  顾昀打了个寒战,冷汗直流:“我说大夫,你老人家怎么还晕血?”
  长庚整个人绷得像根铁棒:“我晕你的血!”
  ——第63章 城破
  
  
  倘若天下安乐,我等愿渔樵耕读,江湖浪迹。
  倘若盛世将倾,深渊在侧,我辈当万死以赴。
  此道名为“临渊”。
  ——第64章 绝处
  
  
  “长庚,殿下,我派一队亲兵护送你离开,路上千万保重…”
  顾昀总是显得有几分不正经的神色收敛了下来。
  “别再回来了。”
  ——第64章 绝处
  
  
  抛却千重枷锁与人伦,绝境下的灼灼深情能令他的铁石心肠也动容吗?
  倘若他准备好了死于城墙上,这一生中最后一个与他唇齿相依的人,能让他在黄泉路前感到自己身后并非空茫一片吗?
  ——第64章 绝处
  
  
  若你今日有任何闪失,我绝不独活。
  ——第64章 绝处
  
  
  顾昀一生到此,当才知道所谓山盟海誓竟是沉重地难以出口,话到嘴边,也只剩一句:“我让你多保重,留得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,不必那么殚精竭虑,有我呢。”
  ——第72章 幽梦
  
  
  顾昀写道:“关口有几株杏树,为战火牵累,树干已然焦灰大半,虫蚁不生。一日巡营归来,竟见枯木逢春,槁灰中又生花苞,一夜绽开,可怜可爱。行伍之人煞风景者不计其数,讲什么惜花护花也是对牛弹琴,不如先下手为强,先下一枝与你玩去…”
  ——第75章 情书
  
  
  长庚赖在顾昀身上,贴着他的耳根道:“若我早生二十年,就把你抱起来偷走,好好地放在锦绣丛中养大。”
  ——第80章 隐忧
  
  
  若暴雨如注,大河涨水,走蛟可会长角?
  ——第95章 惊变
  
  
  “我从京城赶来的路上…”
  “路上怎么样?”
  “心急如焚。”
  ——第98章 翻天
  
  
  长庚,我真的没力气再去把一个…别的什么人放在心上了。
  ——第98章 翻天
  
  
  老一辈的名将们或死于战场,或身老刃断,而江山不改,依稀又有少年人披玄甲、拉白虹,不知天高地厚地越众而出。
  十年过去,还有下一个十年,百年过去,还有下一个百年。
  ——第111章 千古
  
  
  长庚摇摇欲坠地搂住顾昀的腰,喃喃地在他耳边道:“我再也不想让你去打仗了…”
  ——第111章 千古
  
  
  顾昀在这张纸上画了一只手,只写了一行字:“附一掌送抵江北,替我丈量伊人衣带可曾宽否。”
  ——第115章 翻盘
  
  
  “在半路等候已久,专门为了打劫雁王殿下。”顾昀伸手撑在长庚身体两侧,懒洋洋地说道,“要想打此过,留下买路财。”
  长庚喉咙微微动了一下,想到他不远千里寄来的手掌:“劫财还是劫色?财有一座王府一座别院,有专门卖稀奇物件的铺子,有……”
  顾昀故作惊诧道:“这么有钱?头一次拦路打劫就碰到这种肥羊,那我要……劫色!”
  ——第116章 狂奔
  
  
  顾昀寄来的与其说是私信,不如说是一张纸条,上面没头没尾地写道:“久违不见,甚是思念。”
  ——第119章 相思
  
  
  一个人舍生忘死,在其生前身后徒劳所得的,又能有什么呢?
  纵有千秋功名垂青史,来日也不过就是块牌位。
  ——第125章 终局
  
  
  长庚对帐外的北大营统领吩咐道:“取虎符,告知蛟、甲、鹰、骑各方将士,说朕在此处,与诸位袍泽共进退,诸位必定战无不胜。”
  ——第127章 新帝
  
  
  “我恨死你了,”长庚道,“我恨死你了顾子熹。”
  这句话从顾昀第一次将他丢在侯府,一个人偷偷跑去西北的时候,就一直压在他的心里。
  ——第127章 新帝
  
  
  “长庚来,我给你擦擦眼泪。”
  “你的花言巧语呢?”
  “心肝过来,我给你把眼泪舔干净。”
  ——第128章
  
  
  我大将军一言九鼎,战无不胜。
  ——第128章
  
  
  长庚忽然俯下身,问道:“你说有一个私愿,上一封信写不下了,下次再告诉我,是什么?”
  顾昀附在他的耳边低声道:“给你…一生到老。”
  长庚狠狠地抽了一口气:“这可是你说的,大将军一言九鼎…”
  顾昀接道:“战无不胜。”
  ——第128章
  
  
  我到过一生归宿之地,生前身后再无遗憾,不必留什么血脉。
  ——番外六 盛世安康

评论

热度(468)

  1. 蓝二哥哥wz_醉里梦生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夕阴醉里梦生。 转载了此文字